嘯狼的手術刀

關於部落格
●嘯狼觀點,每月1日、15日,準時嚎嘯!●
  • 1560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別以為波蘭醫師一定會危及台灣醫療品質!

新一期《今週刊》文章報導,650名台生赴波蘭就讀醫學院,首批「東歐醫生」明年投入台灣市場。在此文中寫到,未來台灣醫界新血,將有一成以上出身波蘭醫大國際班,而這個新的變數,將逐漸影響台灣醫界生態,甚至危及醫療品質……

對於這篇文章,嘯狼有不同角度的看法。

有關波蘭醫科事件的論述,嘯狼早在2008年12月間部落格《從蔡立慧當選中央研究院士及波蘭醫科事件——談醫生的適才適所》一文中,已發表過個人的看法。那時嘯狼就認為,只要政府做好把關工作:修改醫師法中九大區域(美國、日本、歐洲、加拿大、南非、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香港)這類模糊的說法,而是改成以大學為認證單位,在一定水準以上的外國醫學院畢業者,才可以直接跳過學歷認證考試;再者,對即將執業的專科醫師考試,不管你是那個地方、那個被認證醫學院畢業的學生,只要能夠通過嚴格審核的專科醫師考試,就夠符合當醫生的標準,就夠QUALIFY!

嘯狼之所以會提出這樣的看法,是看見了台灣現行醫療環境在資源分配方面,有著嚴重「患不均」的問題。

現實的醫療環境之一:台灣醫療資源分配之患不均

台灣城鄉醫療資源不均,長久以來都是我國重要的公共衛生議題。台灣每年醫學系的錄取率僅有1%,競爭激烈,聰明會讀書的菁英學子考上醫學院,無不成為社會上寄予厚望的才俊青年,他們在醫學院七年苦讀畢業以後,絕大多數只想待在大城市發展宏圖,偏遠地區根本乏人問津;所以三十多年來政府施行所謂「山地離島醫生養成教育計畫」,獎勵原住民就讀醫學院成為醫師後返鄉為同胞鄉里服務。即便如此,今日台灣的城鄉醫療資源差距仍大,而高山與離島地區醫療資源更是嚴重不足。

以四年前獲得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的仁愛鄉霧社衛生所姜仁智主任為例,當年他原本考上屏東農專,但在原住民醫生養成教育計畫的推行下,他以保障名額的方式加分進入台北醫學院,並從醫學院畢業服完兵役後回到山區開啟他從醫之路。

如果以今日進入醫學系非要頂尖1% 聯考佼佼者的標準來看,早年姜醫師大概就是現今人們擔心波蘭醫科的水準罷;但10多個年頭過後,盡心守護仁愛鄉醫療環境的姜醫師獲得台灣醫界最高榮譽的醫療奉獻獎!試問,還有哪位菁英醫師願意一畢業就投入這樣顛簸山區巡迴醫療的工作呢?

現實的醫療環境之二:許多醫院的住院醫師不足

另一個台灣醫療環境中的嚴重不均問題,是住院醫師的人力不足;在醫院醫療層級中住院醫師扮演前線勞力角色,工作量重、工作時間長,而中南部一些中型醫院,長久來根本招不到足額的住院醫師。

試問,當這些可以通過嚴格審核國考的東歐醫,願意補足現行鄉鎮地區醫院診所住院醫師或基層醫師不足的問題,這難道不是健全了我們全民的醫療網嗎?

只有20%醫科畢業生能留在醫學中心發展

之前嘯狼已經談過,醫師工作其實是不需要用到資賦優異的人才,一般中上資質與能力足以應付。而台灣每年醫學院畢業的學生,只有20%未來會留在所謂的大型醫學中心,他們日後要負責帶領及教育下一代醫學生,有些要從事醫學研究等的學術性工作,這是比較需要頂尖人才的領域。至於其它80%醫學系畢業生,會擔任基層第一線、第二線的醫生,或是前往地區的醫院、診所服務。這是現況、也是事實,不可否認。

然換個角度看,一家鄉鎮地區耳鼻喉科診所的醫師,每天所面對病人的毛病,90%不會超過10種以上的毛病,在此情況下,我們為何非要找個明星醫學院、成績頂尖的醫師來醫治我們的流行感冒、或是咳嗽?或以眼科為例,要當上眼科醫師是多麼困難呀,但當他們開業,開診所,日常看到的病人眼疾,想來也難以超過10多種,沙眼、過敏、針眼、青光眼、白內障、近視、遠視等,很難講到更複雜的病症罷!那麼我們真的需要這些聯考中的佼佼者,來診療這些日常毛病嗎?難道這不是一種大材小用、人才浪費嗎?

名校醫師難以適應基層醫療的工作

在醫界,我們都知道,明星學校畢業的醫師,進入基層後,績效往往比不過私立醫學院的畢業生,為什麼?

原來,這些名校醫生常有身段上的壓力,當其被迫走入基層後,與週遭環境常存在著距離感,診間裡他們專注看病,少了對病人的人情關懷…,也難怪我們在醫院裡常看到高掛著「用心、愛心、耐心」、「視病猶親」、「讓病人放心」等重視醫病關係之類的標語,卻甚少見到提醒醫師要加強醫學素養、提升醫療技術之類的詞彙,這完全是針對醫師的「缺什麼補什麼」!

優秀的基層醫師,其最重要的特質不在其技術,而在於他的熱心與安於平凡;地區醫院與鄉間診所的病患,需要更多能夠耐心聆聽弱勢、主動提供更多照顧、有愛心奉獻意願的醫師,就像仁愛鄉姜仁智醫師這般有使命感的人來投入偏遠地區醫療的工作。

學校出身背景與醫療品質無法畫上等號

所以嘯狼認為,醫師的名校出身背景與高醫療品質無法畫上等號。

與其在乎醫師出身的學校,不如重新調整專業醫師國考的制度,透過審慎嚴格的把關,只要通過國考專科醫師資格認證,不管是來自波蘭醫科、東南亞醫科,他就能投入醫療市場,他就是中華民國正牌的醫師。

而且當這些醫師未曾背負1%的聯考菁英的驕傲,他們反而願意屈身投入鄉鎮、高山或離島的醫療,在此情況下,別以為東歐醫一定會危及台灣醫療品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